欢迎   登入 | 注册    
天下家谱网
          创建属于自己的万世家谱/族谱/宗谱,辨析族群,世代传承!

 

 当前位置: 家族文献  
     中国上古女性神族
 关键字: ,分类:传统文化 ,日期:2016-6-27

在中国古代神话体系当中,男性神族的统治地位很少被人怀疑过,似乎他们一直处于古神话发生发展的主导位置上;这很可能是一种历史的“误会。 

    中国上古神话体系中,隐约存在着女性中心神话向男性中心神话过渡的痕迹。远古时代的女神群体之所以难得一见,主要有两方面的原因:一是母系文化是人类的初始文化,大都存在于文字史之前,年代久远,只能依赖口耳相传,其佚散比例难以准确估量;二是紧随其后的父系文化对上古女神形象充满适度意,或扭丑改造,或有意“遗忘,最普遍的作法则是创造新的男神取而代之。这在世界各民族早期神话嬗变过程中都能看得到。尽管如此,我们还是能从复杂的古代神话资料中窥见早期女性神族的风采。

 

天神

    天作为最引人注目的自然景观,早就会引起原始先的民关注。在世界许多民族的神话传说中,天神的位置都是至尊的。有的学者认为中国没有天神此结论恐怕过于武断,不合神话发生规律的常理。我们在古籍的零星记载中依稀可以追查到天神的踪迹。不过因为上古天神具明确的女性身,而被后人有意无意地遗忘了。

    我认为中国上古天神就是“玄女(亦作“九天玄女)。根据如下:

   “玄”本义为天色。《易?坤卦》有“天玄而地黄之语。《康熙字典》解“玄为天色;《说文》释“玄为“幽远,当是“玄字的第一引申义。天色幽远,是观察者的常感。“玄小篆为“ ”,《说文》解为象幽而入覆之”,可知确与天象有关。新版《辞海》解玄”本义为黑中带赤之色,似有义序之误。

    玄”始义为天色,则很早便与天”通用,并由此染上主观情感色彩。《淮南子?本经训》云:“当此之时,玄玄至砀而运照。高诱注:“玄,天也,元气也。”“玄黄”亦成为天地的代称。故玄女”即是天女神”之意。后称为九天玄女”乃是强调性的意义重叠。郭沫若在《先秦天道之进展》中指出,在周以前天”不是神称,不具崇拜的情感色彩。然天作为最引注目的自然景观不引发古人的崇拜感是不可想象的。可理由推测,此期人们因此产生了对天”的崇拜。在玄天”、玄冥”、玄宫”、玄都”等一系列组词中,明显流Lu出古人对幽深难测天象的崇拜神往之情;玄”字的神圣义在其它组词中亦普遍存在。例如:玄圣、玄武、玄机、玄关、玄览、玄珠、玄圃、玄酒、玄鹤、玄 鸟、玄霜、玄烛、玄真、玄驹等等。由此可知,玄女”之称谓是很自然的,玄”义在道家体系中处处可见。

     玄女”形象为人首鸟身,与天神的职司性质相合。这又使我们联想起与商祖契神秘降生有关的玄鸟”。矢命玄鸟,降而生商。”“玄鸟很有可能就是“玄女的变体形象之一。

    天神为女性,显然与上古对女性的生殖崇拜有关,因此女天神为人崇敬的主要原因也必与其非凡的生育创造能力有关。这就是《老子》中那句耐人寻味的话——“玄牝之门,是谓天地根的由来。“玄字本身有幽暗深远之义,按高诱注《淮南子》又有“元气之义;与“牝连用;以“门修饰,则构成了惊人的幽深难测的女性生殖道意象。“门意象在上古文化中的女性性器象征义国外人类文化学者有精辟的论述。这种意象与我们在旧石器时代女神雕像上所得的印象是契合的。东山嘴女神雕像阴部的三角形标记,当是《老子》这段话的形象注脚。

    天象幽暗(玄)为欲雨之态,而雨水在先民眼中是生命之水,化生万物的种子。它由想象中的“玄牝之门倾泻而下,当是顺乎情理的引申。《左传》中有“玄冥” 为雨神的记载,乃是欲雨之天象化为雨神名字的例证。《淮南子?天文训》载青女乃出,以降霜雪”青女之为霜雪神当是玄女”或玄冥”的变体。陈家梦在《殷墟卜辞综述》中考证,殷商时期雨神为女性。卜乎中有多媚从雨”之句,似可与玄女”,青女”,玄冥”互证。

    从玄女与黄帝的关系来看,玄女也不象是一般的天女。轩辕黄帝由于为华夏族正宗始祖而名份极高,在传说中是半人半神式“皇帝。许多神灵都臣服于黄帝驾下。例如鼎鼎大名的日神羲和为“黄帝日官。唯独玄女令至高无上的黄帝恭惧有加。“黄帝归于太山,三日三夜雾冥。有一妇人,人首鸟形。黄帝稽首再拜,伏不敢起。显然,“三日三夜雾冥,就是玄女变幻的天象,并非 尤兄弟所兴之雾。黄帝与蚩尤九战九不胜,”“后天遣玄女下授黄帝兵信神符,制服蚩尤,以制八方。这是黄帝平定天下的关键一仗,玄女所授兵法成为胜败的关键,显然是“天的形象化。玄女主兵杀之职,则只能解为天神的权威之一。

    天神具有多个变异体的情况在世界其他民族早期神话中是常见的。根据我有的资料线索也可以推测中国上古女天神也有变体存在,那就是众人皆知的两位女神出鬼没——女娲和西王母。

    玄女、女娲、西王母可能是“三位一体的天神变异现象。女娲除造人的始祖母神性(亦可视为天神的创造力)外,还有“补天壮举,这是一般的神灵不可能涉足的崇高权力;也是天神由自然神向社会神过渡的开始。

     女娲炼五色石以补苍天,断鳌足以立四极,杀黑龙以济冀州,积芦灰以止YIN水。苍天补,四极正,YIN天涸,冀州平,狡虫死, 民生。背方州,抱圆天。和春阳夏,杀秋约冬,枕方寝绳。阴阳之所壅况不通者窍理之,逆气戾物伤民厚积者绝止之。”女娲当此天地制序崩溃混乱之时,奋而挺身,成为天地间新环境新秩序的创造者,其神性职司非天神不足以当其任。

    西王母最初的形象是主刑杀之神,故其外貌举止就充满了肃杀气:“豹尾虎齿而善啸,蓬发戴胜。其职司亦记载得十分明确,“是司天之厉及五残,则其为天神权威另一方面的体现者推断似可成立。玄女、女娲、西王母在天神的社会属性方存在着如下互为依托的三角关系:

玄女(天威)


天神

    女娲(天佑)——西王母(天遣)

    两三女神之间的相通处亦有迹可寻。“玄女与“玄鸟的关系已论及;“女娲与“女娃为一人之间同字异亦有学者首肯。女娃溺于东海化为“精卫鸟,“其状如乌,而玄鸟之一解即是乌。“三足神鸟即是太阳形象,又是为西王母取食的常侍防鸟。“玄女为“人首鸟形;“女娲(女娃)精魄为鸟形;西王母除身伴神鸟外,其自身亦有可疑为鸟形之处。“蓬发戴胜是早期西王母形象的突出特征。“戴胜乃是戴胜鸟冠羽之形(后转为妇女头号饰)。“戴任 ,又称戴胜。则玄鸟、精卫、戴胜色近相通恐怕就不仅仅是巧合。三女神无可争议的天神权威及其与表色鸟的不解之缘(玄鸟、精卫、戴胜),是她们为三位一体女天神的有力证据。


造物神

    在先民的意识中,物质世界是一个互相关联的生命整体,它们的生命也是被某一个互尊的神灵给予的。在早期神话传说中,我们发现了大量造物女神的传说。先民认定她们“生下了某种物质,而不是用肢体去制作。这是男神们自愧弗如的本领。

    女娲是始祖母神兼造物女神。《山海经?大荒西经》载:有神十人,名曰女娲之肠,化为神,处栗广之野,横道而处。”《说文》十二释娲”为古之神圣女,化万物者也。

    先民把目力所及的物质现象都解作一种神秘的生命感应现象。而物质现象的生命化,必然在其想象中接受通行的“孤雌生殖规律,从而把各种天象和地物归于元母非凡的生育力,即使后来父系神话大都给造物女神安排了一位同样神圣的丈夫,但显然还是遮盖不住造物女神的光彩。因此不能不以继起的父系神话不物盘古、烛龙等取而代之。

    《述异记》(卷上)载: “南海小虞山中有鬼母,能产天、地、鬼。一产十鬼,朝产之,暮食之,今苍梧有鬼姑神是也。虎头龙足,蟒目蛟眉。” 古籍中有多处提到太阳、月亮系女神所生。“扶桑后君生十子,皆以日名,号十日;而九日为凶。”“羲和者,帝俊之妻,生十四,”故曰又称为羲和之子。”“帝俊之妻常羲生日十有二,此始浴之。

    我国古代一般把物质世界的初始状态称为“浑沌(哐混沌,“浑敦),或者把化生物的原始物质称为“元气。后起的造物神盘古即是从浑沌或元气中孕育而生。则这位世称“万物之租的盘古并不是初始造物神。那么元初造物神是谁呢?那就是“巨著灵。”“巨灵与元气齐生。为九元真母。”(疑即是能产天、地、鬼的鬼母”)有巨灵者,遍得元神之道,故与元气一时生混沌,”则可以认定:巨灵就是化生万物的元气,是孕生混沌的九元真母。那么从造物的次序上说,盘古本身也是元初造物女神——巨灵的杰作。巨灵亦有直接创造的壮举。“有巨灵胡者,遍得坤元之道,能造山川,出江河。


婚姻神(媒神)

    婚姻从一个角度说,可以看成是人类性关系的制度化,是性脱离自然状态的开始。它显然一开始就无法排除婚姻制度是以女性的支配性开始的。这与婚姻早期“从妻居形式,以及母系血亲选择是一致的。

    女娲作为始祖母而为最古老的婚姻女神是顺理成章的。婚姻制度也是对人类生育功能的一种约束和调节。“女娲褥祠神,祈而为女媒,因置婚姻。《路史?后纪二》载:以其(女娲)载媒,是以后世有国,是祀为皋媒之神。

    婚姻由母系(从妻居)向父系(从夫居)过渡,也使媒神的性别随之改变。唐宋以后,女娲作媒已渐为人遗忘,“月下老人成了独尊的婚姻神。


太阳神

    羲和是上古无可争议的女太阳神。《山海经?大荒南经》载:有女子名曰羲和,方日浴于甘渊。羲和者,帝俊之妻,生十日。”羲和早期形象又驭三足神鸟巡行天界之神,稍后则变成御马车出巡的日神,并且还配备了女驭手。《淮南子?天文篇》有“至于悲泉,爱止其女,爱息其马之句。陈家梦在《殷虚卜辞综述》中指出,卜辞中的“东母指太阳,上古太阳女神的身份得到了进一步佐证。


月神

    凡是演化到父系阶段的民族神话,其月神位置都是男神无意染指的少数几个神位之定。其原因恐怕就是月亮天象总是与太阳联系在一起;比较的结果,月亮又是总是成为辅助角色,因此,日神月神在人类性别◇◇不平衡状态产生时,就很方便地用来指代女性特征或男性特征。

    中国上古月神是否曾为男性尚需进一步考证。不过在其他民族的早期神话中已经发现了不少女日刘、男月神的角色对置。日神的由女性而男性化及月神的由男性而女性化,当是后起的父系文化观念干预的结果。它与社会生活中女男文化角色的互换演变趋向是一致的。


海神

    有证据表明,上古海神是女丑;或乾女丑至少是海神之一。《山海经?大荒东经》载:海内有两人,名早女丑。女丑有大蟹”,郭璞注:广千里也。” 《海内北经》载:大蟹在海中。”有学者推测发丑”为女巫,求雨不成而为十日炙杀。疑非是,如其为女巫则与两条引文不符。十日炙杀女丑的记载并不是与其海神说矛盾。十日炙杀女丑的记载并不与其为海神说矛盾。《大荒西经》载:有人衣青,以袂蔽面,名曰女丑之尸。

    以袂蔽面”诚为畏日之态,因为水相克,十日并出的毒焰使海神也难以招架。如解为女巫求雨。则巫术的苦求方式——曝于烈日下,必以诚为感召天神姿态,当袒胸、甚至全luo。以袂障面而为不诚之举,而是俗人之态。郝懿行注:“十日并出,炙杀女丑,于是尧乃命羿射杀九日也。从《山海经》辑录的情况看,羿射九日的主要原因是他们炙杀了女丑;如其为女巫则显然份量偏轻。正因为十日并出的危害到了要蒸干海洋的程度:(何论禾稼),尧才不得不甘冒不敬天帝的风险,命羿射九日。因十日乃尧之天帝——帝俊之子。羿由天神降临人间,也是帝俊差遣的结果。

    女丑为海祥说符合上古神话的极化幻想法则,使十月并出,羿射九日的神话更富原始浪漫色彩。古籍中亦有不少其他海神的记载,这可以是或域性海神。其中关于“圣姑的传说可能是后来东南沿海渔家崇拜的“天后娘娘(一称“奶祖。北方称“海神娘娘)的雏形。“有圣姑从海中乘舟张石帆至,此二物庙中。后世“妈祖庙”“天后宫”香火不断,似为上古女海神的遗韵。

     鲛”“鲛人”“鲛妇”是海中的女妨织神。南海中有鲛人室,水居如鱼,不废机织,其眼能泣,则能出珠。”这类传说在《水经注》、《博物志》、《太平御览》、《太平广记》等辑录甚多。


火神(灶神)

    《庄子?达生》有沈有覆,灶有髻”之说;司马彪释注:髻,灶神。著赤衣,状如美女。”“灶王爷当是扣来父系观念影响下的产物。我国北方鄂伦春人至今仍以一老年女性为火神,天天向她敬献食物。


地神(土神)

    大地是载育万物的生命之床,与女性早期获得的“孤雌生殖神力相合,因而差不多世界所有民族神话中的地神都为女性,亦称为“地母神

    女娲兼发母神是其始母神格的一部份。《抢朴子?释滞》有女娲地出”之语,与娲抟黄土作人”之举相关,是为地母神无疑。

     后土”是古籍明确记载的地神,寓居幽都”。幽都,地下后土所治也。地下幽冥,故称幽都。”后土在传说中又成为黄帝之妻;故后世有黄天后土”之句。阴阳观念流行后,地为阴,与性女属阴相合,后土之说保留下来。但大地与人生存的直接利害关系毕竟不同于月,后世人便不顾地属阴的明说,明里暗里将地神男性化。这也是父系文化将生殖创造力由女性转变男性的结果。后土”一变为土伯”,再变为土地爷”;各方土地均有一男性土神统领,后土的名分也就名存实亡了。


雨神(霜雪神)

    雨神为女性见前论(天神)。

    上古时,不仅雨神为女性,天旱求雨的仪式亦由巫主持。中古之后求雨活动渐为男性垄断,苦求对象也变成了男神——龙王爷。


雷神(电神)

    殷契中有“雷妇又(佑)子之句,其女性雷神的身份无疑。后来民间称“电母或“闪电娘娘应与此有渊源关系。但男神雷公的出现,却不能不使“电母退居其妻的位置上。


云神

    殷契中有“各云自东、面母之辞。陈家梦推证“面母是殷以前云神的名字,后世有“云母之称。  


旱神(魃)

    中国大陆型农业文明对雨水的渴求是相当强烈的。先民不能不把时常发生的旱灾视为天谴,或恶神作怪。旱魃的形象由此而来。

    在黄帝与蚩尤的战争中,“蚩尤请风伯雨师纵大风雨师纵大风雨。黄帝乃下天女曰魃。雨止。遂杀蚩尤。魃不得复上,所居不雨。”“南方有人,长二三尺,袒身而且在顶上,走行如风,名曰魃。所见之国赤地千里。一名旱母。”魃虽为恶神,但毕竟神通广大,与父系文化圈内的女性角色不符。因而魃”的女性身份亦在后世流传中丧失。


水神(江河神)

    在中国古代神话中,几乎每一水系都有DuLi的水神,这其中有不少关于女性水神的记载。尧之二女死后为湘火之神;曹植歌咏过洛水女神;《太平御览》辑录过江湖女神;巴蜀有盐水女神。长江为我国第一大水系,其有女神。“古史:震蒙氏之女窃黄帝元珠,沉江而死,化为此神奇相,即今江渎神是也。《广雅?释天》解:“江神谓之奇相


山神

    山神多为地域性神灵。如果说水以其柔而存女神的话,那么,山一向是父系文化认定的男性精神象征。(今流行音乐歌女子美如水、男子壮如山)。至近代,女性神灵几乎被扫荡出山外,但是在古籍还是可以查到不少山神的踪迹。屈原在《楚辞》中歌咏过“山鬼;大禹曾遇涂山神姑;瑶姬为“巫山神女《山海经?中次三经》有青要山女神的记载:又东址里曰青要之山,实维帝之密都。…… 武罗司之。其状人面而豹文,小腰而白齿,而穿耳以,其鸣如鸣玉。是山也,宜女子。蜀中有女山神:“(青城)山有玉女洞,亦曰素女。” 


音乐神

    古籍中多有娲创制乐器音律的记载:“女娲作笙簧,”“女娲氏命娥陵氏制都良管,以一天下之音;命圣氏为斑管,合日月星晨,名曰充乐。既成,天下无不得理。”《史记?封禅书》有:“太帝使素女鼓五十弦瑟,悲,帝禁不止。故破其瑟为二十五弦。女夷亦曾以音乐促进生命的繁衍。“女夷鼓歌,以司天和,以长百谷禽鸟草木。” 


植物神(草木神)

    女夷是明确记载的植物生长神;高诱注《准南子》称:“女夷,主春夏长养之神也。桑树神传说为炎帝之女,故名“帝女桑。炎帝另一女瑶姬亦以植物神兼媚刘的姿态出现。后世广为流传的“百花仙子当与女夷有关。冯应京曾指“女夷花神。

    当父系文化把男女文化角色固定以后,关于植物的神话便中分为二;凡具高大坚挺特征的植物物(如树神)神都化身男性;凡具花叶观赏价值的植物神(如花神)大都化身女性。

    古先民将疾病视为与神灵意志有关的事,最早治病问诊就成了巫的特权。《山海经》中有大量关于异草形状与巫效(药效)的记载。相信与巫的选择认定有关。《大荒西经》载:“有灵山,巫咸、巫即、巫咸、巫彭、巫盼、巫真、巫盼、巫真、巫礼、巫抵、巫射、巫罗,十巫从此升降,百药爱在。又《海内西经》:“开明东有巫彭彭、巫抵、巫阳、巫履、巫凡、巫,夹 窳之尸,皆操不死之药以距之。郭璞指“巫咸以鸿术为帝尧之基。则医起于巫当无疑问。


冥神(夜神)

    姑获(亦称鬼鸟、鬼车、九头鸟、乳母鸟)是载记较早较多的冥神(夜神)。“姑获鸟夜飞昼藏,盖鬼神类。衣毛为飞鸟,脱毛为女人。”“鬼车,晦瞑则飞鸣,能入人食收魂气,一名鬼鸟。”我国上古冥审系统不发过,以阎罗为首的冥神集团是后受佛教影响出现的。上古无地狱观念。


   小结:在上古女性神族身上,我们可以看到女性曾经有过一个与父系文明阶段的女性完全不同的存在状态。自主的女神时代的再确认,不仅可以解释上古神话演化的文化驱势。而且可以窥视远古母系文化时代女性精神风貌;亦可为今天方兴未艾的女性文化研究注入新的活力。

   来源:天下家谱网 ,浏览次数:1753  
 
     

  文字内容版权所有:2012-2016,天下家谱 |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服务条款 | 隐私声明 | Copyright © 2016 Eastom Tech, All rights reserved